手術至今已經11天了, 腋下淋巴的引流管還在身上, 引流出來的血水一天比一天少。

每天還要記錄血水量, 然後把血水倒掉。

身體接著引流管的感覺很奇怪, 倒不會疼痛, 只是不太方便, 動作都要小心, 不能扯到, 扯到會些微疼痛。

雖是這麼說, 側身, 坐下, 或換衣服難免都會扯到。衣服也要穿比較寬鬆的。

腹部的傷口橫跨整個腹部, 長達35公分。原本貼著紗布及防水貼, 可是貼了好幾天, 愈來愈癢,

昨天癢得受不了, 我就私自把紗布連同防水貼撕掉, 先讓皮膚透氣。然後用紗布輕敷上, 用防過敏貼布固定邊緣。

肚臍上也有一圈傷口, 好像肚臍是另外縫上的, 不是原本自己的。

右乳上也是一圈, 幾天前是紅腫的, 現在漸漸消下去。腋下有一個洞, 接著引流管。

以疼痛來說, 腋下淋巴最痛, 然後是右乳, 然後才是腹部。右乳到腋下只要輕碰到都會很痛, 沒有碰到時倒還可以忍受。

右手臂內下側至今還是麻痛,  手無法抬高, 也沒有力氣, 連切水果都沒辦法。

因為腹部一部份的皮瓣切除再縫合的關係, 走路時腰伸不太直, 腹部肌肉也無法用力, 所以走路會吃力, 也容易累。

這樣的我, 三餐都得靠別人, 心情難免沮喪。尤其心裡想著不要太麻煩到別人, 就愈心急和沮喪。

我無法自己出門去採買, 有傷口不能穿內衣, 沒穿內衣就不太敢出門, 還得掛著引流管, 行走有些困難,

即使買了東西, 慣用的右手無力, 無法提東西, 這些都讓我打消自己出門的念頭。

即使有材料也無力自己料理, 我不會用左手拿刀。

容易疲倦, 也非常健忘, 一個電話背了好幾次, 就是記不住。

今天看到新聞上提到 "癌因性疲憊症(CRF)" (見註), 我想我可能是, 但沒有生病的人應該很難暸解吧?!

先生安慰我這都是暫時的, 不要心急, 他都會幫我。有這些話心情就穩定了些。

病人辛苦, 陪病人也辛苦了。

 

(註: ”癌因性疲憊症”指的是,癌症患者常有四肢無力、健忘及注意力不集中等情況,造成他們生活上的不便,甚至影響療程進行及抗癌信心。)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派翠西亞的部落格

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