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8:30準時到達馬偕醫院三樓的開刀房辦理報到。

清晨的開刀房外頭顯得忙碌, 已有不少病人及家屬, 及護士忙碌穿梭。

護士小姐給了一套更換的衣服, 並囑咐身上不能有任何家中的衣物及配載物。

一位志工領我去更衣室, 我換了衣服, 志工在外頭等著幫我綁帶子, 心中訝異服務這麼好, 口中笑答已綁好了。

猶記得之前動手術, 衣服在背部交叉, 線綁不到, 只好任由它垂落, 露出少部份背部胴體。 

把家中衣服交給先生, 就隨志工走進開刀房, 志工馬上在我肩上蓋著一條溫熱的披巾。

服務之好令我更訝異了, 我轉頭看, 原來在入口有一台機器, 內溫熱著許多披巾。

對志工心懷感謝。志工要我稍坐等待。

坐著觀察志工都在進來的手術患者換鞋之際, 為他們披上溫暖的扳巾。護士們都叫志工"阿姨"。 

一位年輕男子領我進手術房, 一如印象中的醫院手術房, 中間是非常狹窄的手術床, 周圍擺放大大小小的儀器。

年輕男子要我躺上手術床, 護士蓋上了厚毯...喔, 沒想到現在人性多了,

才不過5年前, 在同一家醫院, 手術時裸露出大半身體, 在手術過程中冷得發抖, 頭痛。

護士過來脫掉一邊的袖子, 露出半邊的手及胸部。用冷冰冰的酒精消毒, 在手術之處蓋上洞巾。

也在我頭上覆蓋上洞巾, 眼睛被蓋住, 只露出口鼻。

醫生走了進來坐在手術檯旁, 跟我說, 上次照音波照到的腫瘤, 在攝影中也看到了, 是一樣的。 

在洞巾的縫中, 看到年輕男子把一個針筒交給醫生, 醫生為我打上麻醉。

醫生塗上膠, 用照音波確認腫瘤位置, 然後感覺到切片針插進身體, 沒有痛覺, 詭異。

一個"啪"一聲, 切片完成, 醫生把針抽出。再把針插入。共取了5個樣品。

醫生解釋, 在多個角度作切片, 可以有比較多的樣品作判讀。

醫生又問, 痛不痛? 我回他, 麻醉最痛。他笑一下, 說因為是皮下注射會比較痛。

我問醫生腫瘤有多大, 醫生回答很難判斷, 因為腫瘤邊緣是模糊的, 但已不小。

此時醫生的手還壓迫著傷口, 要我忍痛。

醫生交代護士送檢驗, 然後跟我說, 明天下午1點半到門診看結果。醫生就走了。

護士讓我躺一會, 然後坐起來, 又讓我坐一會, 不斷問我會不會頭暈, 我回答不會。

領我走出手術房, 叫我坐著等一會。抬頭看時鐘, 9:05, 手術時間真短, 可是感覺卻比這更久。

護士說明了術後注意事項後, 要我簽名。

走出開刀房, 已是9:25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派翠西亞的部落格

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