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醫師說的口服避孕藥的副作用, 不禁想起十多年前, 生大女兒的情境。

在東元醫院待產了十多個鐘頭, 陣痛破表, 一整夜無法入睡, 忍痛忍得精疲力盡。

第二天早上打了催生劑, 依然不見動靜, 醫生說預估是晚上, 無奈又沮喪的等待及忍耐著。

後來請護士幫我打無痛分娩, 只希望可以讓我歇一會, 喘口氣...痛得無法呼吸。

中午時分, 護士突然跑了過來, 看了看監視器, 突然狂拍我的臉, 你快大口呼吸!

沒意識發生什麼事, 只能順著話作大口呼吸, 護士馬上跑去打了電話。

不一會就看到主治醫師盧凡快步跑來, 吩咐給氧,

然後解釋發生了胎兒窘迫症, 不排除立即開刀取出,

沒意識到是什麼狀況, 我還傻傻的問, 一定要開刀嗎? 畢竟已忍了陣痛那麼久了, 還要挨一刀?

過了十多分鍾, 胎兒心跳從30多下到50~60下, 醫師覺得風險還是太高, 決定開刀,

囑咐了另一位曹醫師開刀, 就又回去看診。

從推進去開刀房到出來, 只花了30分鐘。

 

生第二胎時, 決定在馬偕開刀, 從開刀到恢復室, 大約是2個多小時。

張幸治醫師一邊開刀一邊跟我聊, 還好決定要開刀, 你上次剖腹產的傷口處理得不太好, 有子宮破裂的風險。

同時跟我說, 有看到腺肌瘤了。我問他可以處理掉嗎? 他說, 不行, 會引起大出血。

他解釋說, 生產時的子宮是在充血的狀態。

 

生完大女兒後, 有一次流產, 胎兒自然萎縮,

盧醫師說, 死胎在體內會產生毒素, 又請曹醫師馬上拿掉,

之後一直覺得子宮作痛, 去省立新竹醫院照超音波, 沒看到子宮破裂, 開了些調理的中藥,

痛了幾個月後, 慢慢也就不再痛了, 之後有七個月沒月經,

七個月後來經, 痛得在地上打滾, 之後持續痛經及大量經血, 檢查懷疑是腺肌症。

生第二胎才得到證實是腺肌症。

 

沒料想, 腺肌症引起的大量出血, 造成了嚴重貧血。

血色素只有8。所有紅血球檢驗都偏低。血液帶氧量不足, 心肺功能也受到影響。

每天1小時的運動無法持續, 半小時都做不到了。暈眩, 蒼白, 氣喘。

血液腫瘤科給了鐡劑, 持續治療, 無法中斷。醫師建議再給婦產科追蹤真因。

去看江美麗婦產科, 判斷是腺肌症, 

要完全斷絕就得把子宮拿掉,不然只能針對症狀治療, 讓經血量少就吃口服避孕藥吧, 醫師這麼說。

避孕藥的確改善了出血量, 也改善貧血, 這樣吃了好多年...

沒想到, 避孕藥竟又引發腫瘤....

一次手術的不留心, 竟然對一個人影響至鉅, 一輩子都脫離不了的夢魘..

 

創作者介紹

派翠西亞的部落格

派翠西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